[K莫]暧昧期

[K莫]暧昧期

电视剧里关于聚餐的一些脑洞和延伸

我这入坑也入得太晚了orz

————

1.选房间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一进大门,先大家跑开了,上了二楼,奔向有着超大阳台的房间,在门口摆个妖娆的pose,宣布主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这个房间是我的,你们就别想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 愚公推推他的小身板,“你一个人占这么大个房间,你让我们这么多单身狗睡哪?让我们老三和三嫂睡哪?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张张嘴,正想反驳,只见KO拨开人群,径直走向房内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得意地摇着手指头,“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肖奈拉着微微走回一楼,“微微,我们主随客便吧。”

2.论如何安慰生气的KO

        对于这一点。莫扎他倒是很有自信。他跑到泳池尽头,蹲在地上,使劲儿挥舞着双手,“KO!KO!这边!”

        KO露出头来,把泳镜翻上去,扒着泳池边,慢慢朝他移过去。他一直盯着莫扎他,把他看得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清清嗓子,摸摸鼻子,“KO,你刚才不会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   KO默然,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   莫扎他伸出一只手,搭在他肩上,“KO,你就别生气了,老三那臭不要脸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家伙满嘴跑火车,谁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输了丢脸,随便找一个借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KO还是不说话,目光重新落回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讪讪地收回手,圈在膝盖上,“……而且,你不高兴,谁来给我烧烤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莫扎他呆愣几秒,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下水,“我不会游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KO沉默,莫扎他看不出他表情里的深意,有些不好意思,只好谄媚地笑,却一个猝不及防,被人抓住手臂,连人带鞋,一并拖下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卧槽!”整个游泳馆里顿时回荡着莫扎他的惊叫,他八爪鱼似的整个人贴在KO身上,紧紧闭着眼睛,头发被水打湿了,粘在额头上,显得既好笑又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……”KO低沉地说,“这水只到脖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另一头的愚公贱兮兮地扭头回来,“微微师妹啊,那边都开始双龙戏珠了,你怎么不下去跟老三玩啊?”

       微微无语,什么双龙戏珠,是鸳鸯戏水吧……她沉重地拍拍愚公的肩,“师兄啊,你的成语水平太出神入化了……”

3.烧烤

       KO最终还是被莫扎他哄回烤架前。小狗腿莫扎他在KO旁边忙前忙后,添料扇风,也颇有大厨助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虽然KO让他在一边待着等他烤好就行了,但莫扎他还是不死心。这烧烤的乐趣,不就在于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吗,等着别人给自己送过来,哪感受得到?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搞了几串鸡腿鸡翅,涮足蘸料,裹上锡纸,有样学样,放上烤架。又闲着没事,在KO手边摆个大玉米,时不时转转。看起来,也算照顾得好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以PK争食物的规定一出,莫扎他也顾不上自己摆弄的那些东西,兴致勃勃地PK去了。在肖奈的打压下,几轮下来,获得鸡翅一对,也算是不错的战绩。

        厨师大人把战利品端来,大家一哄而上,迅速扫光。莫扎他在愚公面前炫耀一番,自己的鸡翅,分了KO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KO,你之前吃了吗?”他含糊不清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下莫扎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了,合着人厨师在这弄半天,自己一点没吃上,全分他们了?万恶的老三,居然还想着在公司弄个厨房,一鸡两吃?

        就冲这待遇,没门儿!

        KO见他三口两口啃完了手里的食物,问:“够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正想意思意思心疼一下他,这一问,又嚷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哪够啊?老子才吃了两个鸡翅,一串鸡腿,也就塞塞牙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话刚说到一半,他猛然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鸡腿!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冲回烤架前,却只见铁网上除了些肉渣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KO走到他身边,示意他往旁边看,“帮你烤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只见烤架旁的盘子上,摆了几个锡纸包。打开来看,正是让人垂涎三尺的鸡腿。莫扎他感激涕零,“谢谢你啊KO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拿起个锡纸包塞到KO手里,“这是咱俩的份,不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愚公可怜兮兮地拿着空盘子凑过来,“施主,行行好,给点小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尾巴都快翘上天了,他得意洋洋,“这是KO帮我烤的,你就做梦去吧!”

4.一起睡觉

        跟KO同床共枕,其实莫扎他还是有点紧张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以前也不是没跟同性一起睡过。大学四年,他没少爬过愚公猴子酒的床,也没少被爬过。这俩人睡觉,一个打呼一个磨牙,十分不安分,很是烦人。他倒也想跟肖奈挤一张床,奈何老三不许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躺在阳台的躺椅上,头顶是帝都难得的漫天星空。他胡思乱想,把这一点小情绪归结为担心接下来的共枕人会有什么怪癖。

        明月惊鹊,清风鸣蝉。即使现在没有手机,没有电脑,也不会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 朦胧中,肩膀好像被人拍了拍,莫扎他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,是KO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在这睡,会着凉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咕哝一声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栽向床上。看起来,确实是困了。

        KO又把他拉起来,“头发湿,先吹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裹紧被子,“没事,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KO难得的强硬,“不行,会感冒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莫扎他勉强答应,接过他递来的吹风机,假模假式地吹了个半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我吹好了,KO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KO皱皱眉头,“不行,还没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逞强道:“干了干了,不信你检查。”说罢,伸个脑袋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头发,其实一看就知道没怎么干。KO顺势拿过吹风机,帮他吹起头发来。刚洗完的头发软软的,从指间滑落又被撩起,带出淡淡的柠檬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 跟自己的一样。KO默默地想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看起来被伺候得很舒服,也不闹,任由KO摆弄。

        “KO你谈过恋爱吗?”他忽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KO的动作一顿,很快便恢复正常,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觉得当你女朋友的话,肯定很幸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那么贤惠,能做饭洗碗又能洗衣拖地,这一说出去,妹子们不得抢疯了去?这用在我身上,太浪费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浪费。”KO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 莫扎他自顾自地说下去,“也不怕你笑我,老子这四年,就拉过几次女孩子小手就被甩了,真是白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连老子第一次有那种感觉,还是对你这个妖人中的人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头发也差不多干了,KO停了吹风机,伸手把灯关了。莫扎他钻进被子里,拍拍自己手边的位置,“不说了,睡觉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 轻微的鼻息声近在咫尺,KO背过身去,强迫自己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夜早已深了,窗帘透进点点星光,鹊息蝉休,万籁俱寂,莫扎他忽然轻声梦语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子也好想谈恋爱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黑暗中,KO忍不住弯了唇角。他转过身,手覆上被吹得松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 Fin.

————

最后再来个小段子?其实对于“我什么都会干”这句话,乍一念出来,我是没什么感觉的……结果越读越不对劲哈哈哈,有种“即将”的感觉在里面,所以我想以后的台词可能会是这样?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,还有一件事,我没有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干你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243)
  1. prprpr商差和乘 转载了此文字
© 商差和乘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