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红兴]谁是主厨

脑洞,还是没啥内容的小甜文_(:з」∠)_

已恋爱设定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最近这段时间,他哥和小孩儿都不怎么着家。这边是要忙着接戏看剧本,那边又是回归发专辑。两人已经有一段时日没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得了天假期,张艺兴回到家,连电话都顾不上打给他哥。他把鞋子甩甩,衣服也没换,便把自己裹进被子里,躺到他哥的枕头上,美美的睡上一觉先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让人忍俊不禁的一幕:小孩儿敞着肚皮,手脚舒展,被子也被他踢到了地上,他却毫无偶像自觉,咧着小嘴睡得正欢。大概真的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拍拍他的小肚皮,:“艺兴?艺兴?怎么连衣服也没换就睡下了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挂着鼻涕泡的美梦被戳破了,他下意识地回答:“啊?”随即揉揉惺忪的睡眼,支撑着坐起来,“红雷哥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无可奈何地笑笑,帮还在迷茫的小孩儿把衣服裤子什么的都脱了,自己也换得一身轻松,同他宝贝儿一起滚进洁白的被单里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揉揉小孩儿的头发,“睡吧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怀抱中的小脑袋发出一阵不明的哼哼声,小孩儿闭着眼抬起头往他哥脸上一啃,“红雷哥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哭笑不得地把他的脑袋按回去,现在明明才是下午啊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觉睡得可真够香甜的。孙红雷迷迷糊糊地转醒,长臂一伸摸到手机,按亮屏幕,这下可彻底醒了——现在已经八点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怀中的宝贝儿还在打着小呼噜,这小子大概是累坏了。孙红雷想了想,还是没忍心叫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着这个姿势玩起了手机,下巴枕着小孩儿的脑袋。没过多久,毛茸茸的脑袋就开始不安分地动来动去。小孩儿从他哥怀抱中抬起头,支起身体,被子滑落露出半个光洁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这才刚醒,小孩儿脑内的神经还没连起来他奶着嗓子问:“红雷哥。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帮他把被子撩起来,“八点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八点半了……八点半了……”张艺兴梦呓似的重复几遍,忽然腾地坐起来,“八点半了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怎么了宝贝儿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下午三点就到家了,怎么睡了这么久……”小孩儿自言自语地喃喃道,又责怪搬地锤了他哥一下,“你也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再躺躺。”孙红雷把他拉回怀中,“大不了晚上不睡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这下疑惑了,“晚上不睡觉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吃‘菜’啊。”孙红雷一手搂着他宝贝儿,一手捞过遥控器。巧了,电视里正播着《好先生》。

        张艺兴却还没反应过来,他纳闷地说:“大晚上的,干嘛吃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也只是笑,不说话。小孩儿还在碎碎念着“什么嘛,吃什么菜啊”,却被电视里陆远一声“小蔡”点醒。

        他微红了脸颊,酒窝跑出来。小孩儿推了他哥一把,嗔怪道:“你又乱搞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此时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。刚好,电视上播到小蔡被陆远蒙上眼睛,张嘴吃菜的情景。他哥摸摸下巴,赞许道:“艺兴的演技真棒。”

        张艺兴哼哼两声,“那不是你教出来的?”他瞧着电视上小蔡那呆样,不禁玩心大起。他学着那天,小蔡可怜兮兮抱的着陆大厨的腰的那小傻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主厨~主厨~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孙红雷低头看看朝自己挤眉弄眼的宝贝儿。这小坏蛋,又想出来什么鬼点子?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收了我吧~”张艺兴回想着拍戏时的场景,小兔爪子收起来又抹抹脸,往他哥身上蹭蹭。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失笑,顺手在小孩儿白嫩嫩的脸蛋上摸一把,“咱们家谁是主厨啊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躺倒在他哥身上, “那还用说?我饿了,我想吃那个什么……”他抿着唇想了想,“那个惠灵顿牛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伸手在小孩儿腹肌上拍了拍,故作严肃却又忍不住露出笑意,“你还给我蹬鼻子上脸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吃那个。”小孩儿这回却不依不饶,他翻个身压着他哥,目光闪闪,酒窝甜甜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捏捏小孩儿滑溜的脸蛋, “哎我说,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坏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最近就是要营造这样坏的形象。”小孩儿一脸得意,在他哥脸上亲了一口,“我累了,你去给我做一个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普普通通的撒娇,甚至还缺了点柔软,却是孙红雷最受不得的。只要他宝贝儿一把声音这么放软,眉头这么一皱,他就忍不住,把这小孩儿宠得没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想起艺兴的迷妹们经常说的话:你的酒窝没有酒,我却醉得像条狗。他或许,早已醉死在宝贝儿甜甜的笑容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只不过,这条狗,可不是单身狗呢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揽过小孩儿的后脑勺,在他的酒窝吧唧亲下,“行行行,哥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 待孙红雷走出门口后,张艺兴拉过被子蒙住头,大概这样,就没人能发现他的嘴角翘起的弧度有多大了吧?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取出在冰箱里不知冻了多久的牛排,丢进温水里。张艺兴还赖在床上,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摸着下巴,回忆着拍《好先生》时偷学的那一点技巧,那时的艺兴还是乖乖的,黏在他身边。他忽然想到,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恃宠而骄,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得整治整治,不能再让他这么嘚瑟下去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坏笑着把牛排从温水里提出来,放进盘子里,把米其林三星什么的全抛脑后。他哼着小曲,把香料酱汁什么的一一摆出,随意地往里边丢。
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大功告成。看这牛排的样子,居然还不错。孙红雷满意地点点头,往锅子里一扔,漫不经心地翻动着,又扯着嗓子喊道:“艺兴!好了!”

       小孩儿一阵风似的跑出来,“这么快就搞好了?!”他蹦到他哥身边,探头出来,却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 “红雷哥!你怎么这么搞啊?!”小孩儿发出一声惊呼,拍了他哥一掌。

       “这牛排一会儿肯定要粘锅了!还有这个汁都要溢出来了!哎哟喂哥,你放了酱油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没心没肺地笑着,看小孩儿絮絮叨叨地数落自己,“人大厨就是这么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正拿跟筷子对牛排戳戳挑挑,撩起一点边来看,果然粘锅了。他瘪瘪嘴,“还大厨呢,是你自己乱搞吧。”

       他哥此时已经搭着小孩儿的肩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,他全然无视小孩儿满脸的嫌弃,“那艺兴,你来,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 张艺兴推开嬉皮笑脸的他哥,在一个个柜子里找来找去,一阵叮铃咣锒之后,摸出一个奇形怪状的锅子,伸到他哥面前,“做牛排应该用条纹锅才对,哪能用炒菜的锅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 他把黑胡椒和盐均匀地撒在牛排上,便放在一边。锅子架起,小孩儿往热锅里倒上几勺油。

        锅子很快就“吱啦吱啦”地叫起来,他挥挥冒起的烟,将牛排下锅,把刚切好的大蒜放到小角落。大火至两三分钟翻面,又过了两三分钟,小孩儿关了火,却没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哥听见厨房的动静停了,便走过来,坏心眼地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艺兴,这牛排好了啊,干嘛不弄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拍掉他哥准备伸出的魔爪,“别动,还没收汁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俩人一起拍的《好先生》,孙红雷哪会不懂张艺兴的本意,他现在就是想添添乱,整整这个坏小孩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待三分钟过去,色相诱人的牛排便出锅了,小孩儿把它夹出来,放进盘子里,同孙红雷弄的那块摆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从碗柜里拿出刀叉,随手递给他哥。自己拿过那碟看着乱七八糟的牛排,正准备下刀,却被他哥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去去去,吃你自己的。”孙红雷一刀切了一半,全丢进嘴里,肉汁混着酱油一起刺激着味蕾,咸得不行,他却连眉头也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他正准备下第二刀,就被张艺兴抢了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哥,你不能吃那么咸的东西。”张艺兴拉着他哥的手臂,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抢过他面前的牛排,迅速切下一块塞进小孩儿的嘴里,堵住了他即将出口的唠叨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我的小舌头吗,你帮我尝尝这是什么味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被他哥逗笑了,他细细品尝着这牛排的滋味,又有点得意,自己这手艺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他假装想了想,“是罗勒的味道重了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哥都快笑没了眼睛,“这哪来的罗勒?”

        就现在!小孩儿一把夺过他哥手里的盘子,把上边的东西吞个一干二净。又叉起自己的牛排,送到他哥的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 真的好咸!小孩儿的眉头一跳一跳的,又急忙收住表情,问他哥:“好吃不?”

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学起了张艺兴的小表情,把手边的水递过去,故作惊讶道:“主厨!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一口气把水喝光,把最后一点牛排吃光,得意与骄傲全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露出藏不住的小酒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,你没放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 孙红雷坏笑道,“上菜,怎么能不放盐呢?”

    Fin.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5)
热度(41)
© 商差和乘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