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红兴]区区此心

    悄悄摸一发红兴|ω•`)第一次写,祝孙三岁和我宝宝和我自己节日快乐w

    甜/短

————

    张艺兴有一个小秘密。他不说,他希望懂的人知道。

    联欢会结束后,一群人商量着再吃一顿。这大晚上的,又刚唱唱跳跳完,小孩儿没什么精神,偷摸跟在他哥后面,听他们天南地北的扯犊子。

    他师父见小孩儿低头默默地走,揽过他的肩,问道:“艺兴,怎么啦?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 他道:“有点困。”

    “要不困就先去睡吧。”渤哥说。

    小孩儿摇摇头,“没关系,我们先去吃饭。”

    饭桌上,小孩儿确实没什么兴致,也不管他哥坐哪,随便捡了个位置就坐下了。趁着菜还没上,他拿出手机打开微博,随意刷刷动态,却也没什么新鲜的。小孩儿手指上下划拉着,忽然抬起头,左看看右看看,瞧见大家都在聊天,便退出了微博账号。

    小孩儿玩微博其实有一个连小秘书也不知道的小号,被他藏得很深,就连微博名都像个僵尸粉的样子。这个号很干净,小孩儿登上它,给今天晚上的每一则饭拍点赞。

    但是今天,这个小号的首页全都炸成了烟花,那一个轻柔的吻仿佛真是浓烈的二锅头,浇在酒友们的心上,也浇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 他的思绪又回到那个时候,师父看过来的时候,他是真的呆住了。好一会儿,脸上柔软的触感才提醒他,他被师父亲了。

    小孩儿愣愣地看着师父离去的方向,也是他走来的方向。

    他说:“黄磊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 小孩儿顿时手足无措了,他只好闭上眼睛,拦住快要冲闸而出的情意,可是却忘记拉下不自觉上翘的嘴角,让颊边的酒窝偷偷跑出来。

    脸上甜蜜的触感转瞬即逝,他的目光四下乱窜,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 他又说:“浴帽怎么没啦?宝贝儿,头发不要了?”

    宝贝儿,宝贝儿。他又是这种宠溺的语气,真的好像自己就算把天捅破了也没关系一样。

    当时说了什么,现在已经不记得了。唯一能够回想起的,就是他伸出舌头,舔舔嘴唇,仿佛那从他脸上舔下的奶油是什么值得细细品尝的东西一样。小孩儿摇晃着酒杯,仰头一干而净。不知怎么的,忽然想起一句话: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宝贝儿就是最自然而然的称呼。

    他悄悄往他哥的方向瞄了一眼,心里却不觉得有多苦涩。

    区区此心,怎与何人说?

    饭桌上,小孩儿只随便扒拉几口饭,就停了筷子,靠在椅子上,勉强止住困意。

    身边的师父拍拍他,:“艺兴,困就先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 小孩儿正想摇头,却被他哥打断,“走吧艺兴,我跟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 还没等他开口,他哥已经来到他的后面揽住他的肩,把小孩儿提溜起来。他只好顺着他哥,和大家道了晚安,随他哥出了包间。

    一路上,两人无话,只是他哥一直没放开揽着小孩儿肩膀的手。走过拐角,进了电梯,他忽然把小孩儿的头扳到自己的肩上,“宝贝儿你先站着眯一会儿啊,就快到了,马上。”

    宝贝儿,宝贝儿。他又叫了宝贝儿,小孩儿闷出个“嗯”字,酒窝又不自觉跑出来。他的肩头很硬,硌得脑袋有点疼,却也很暖,很安心。

    很快,他哥揉揉小孩儿的脑袋,把他叫醒。小孩儿动了点小心思,假装困得要紧,大半个身子全赖在他哥身上,任由他哥半搀半扶,带着他走。他哥把小孩儿搬到了床上,拨乱他额前的刘海,“宝贝儿你还洗澡吗?还是直接睡了?”

     小孩儿闭着眼睛摇头,嘴角扬得大大的。他耍起了赖,边说话边摇起了他哥的手臂,“诶红雷哥你别走先。”

     他哥也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 小孩儿睁开眼睛,眼眸深处的情意便没了阻碍,倾泻而下。他顺着他哥的手臂向上,环住他的脖子,在他哥的左脸轻啄一口。

     一吻罢,他摔回床上,抱住枕头滚了一圈,背对他哥。闷闷的声音从枕头底下传来,“谢谢红雷哥,红雷哥晚安。”

     他哥摸摸小孩儿印上的一点水印,不禁失笑。他把埋在枕头被子里的小孩儿拉起来,在他的额头上,以牙还牙,以吻还吻。

     他说:“晚安,宝贝儿。”

     张艺兴有一个小秘密。他不说,他觉得懂的人知道。

Fin.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热度(45)
© 商差和乘|Powered by LOFTER